2021-03-06

绣眉多少钱继北京南(难)站后,重庆西站被称为“奇葩高铁站”!-中隧网

继北京南(难)站后,重庆西站被称为“奇葩高铁站”!-中隧网

更多精彩,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!

提起有轨道交通的城市,重庆绝对是典型中的典型,被称为魔幻之城,轻轨穿楼因为被拍照发到网上而走红。而就在这几天,重庆“轻轨穿楼”正式成为一个旅游景点。
轻轨穿楼正式晋升为重庆旅游景点
8月22日,重庆“轻轨穿楼”观景平台试开放,初步可容纳5000人。

近日,随着相关配套措施全部完工后,李子坝轻轨穿楼观景平台总面积达1367平方米,设有旅游大巴停靠区、公共卫生间等便民设施,同时,平台还连接李子坝公园步道。
先有轻轨还是先有楼?重庆轻轨穿楼神奇景观,出现于地铁2号线李子坝站。李子坝站设计团队负责人为重庆大学土木学院叶天义老师。叶天义称,2号线李子坝站2004年试运营,2006年正式运营。早在1998年,他所在的团队就开始了一项全国还没先例的“穿越”设计———让2号线穿楼而过。叶天义说,2号线穿的这座楼,1楼至5楼是商铺,9楼至19楼是住宅,中间6楼至8楼是轨道交通区域。其中,6楼是站厅,7楼是设备层,8楼是站台层葛洧吟,每层面积约3500平方米,空高约3.6米,列车穿越的长度有132米。楼栋与轻轨的确是抱在一起的,不过它们其实是邻居关系。6根轻轨柱子与楼房建筑之间,有20厘米的安全距离,轻轨的运营不会带来楼栋的震动。叶天义介绍,李子坝站与这栋楼是同时设计、同时修建的,并没有谁先谁后。除了魔幻地铁,重庆奇葩高铁站出名了
一下车就迷路,带路要交10元,排队打车滞留到凌晨……继北京南(难)站后,重庆西站被称为“奇葩高铁站”。

这座高铁站自年初开通以来就备受诟病,近期又因旅客“出站难”成为焦点,对此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。
8月11日下午5时许,记者在重庆西站到达大厅看到,刚下车的数百名旅客在这里聚集。出站口电子屏显示,15分钟内有G2889、G1756、K691、K871、K141等多趟列车密集到达。记者跟随出站人流,步行300多米来到出租车上客区。
下午6时许,记者在“九龙坡方向”上客区看到,等待打车的旅客已排成100多米长的“S”形队伍,而载客的出租车道上却空无一车。10分钟内,仅有5辆出租车前来拉走10多名旅客。此时,后方等待候车的旅客队伍也越来越长。按这样的速度,队尾的旅客至少要排队一两个小时才能打到车。
 
为何出租车这么难等?
“主要是西站位置太偏远,进站拉客又堵得慌,我们平时都不愿意来。”重庆公运公司一位赖姓出租车司机抱怨,运输管理部门要求出租车只能在停车场内指定的区域上客,但是停车场长年拥堵,进来的车自然就少了。
赖师傅说,排队时间过长,有的司机嫌不划算,甚至会选择放弃拉客。

据建设方介绍,重庆西站是西南地区在建最大的客运枢纽系统,一期工程于今年1月建成投入使用。目前重庆西站每天有160余趟动车组和普速列车途经,发往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西安、成都、贵阳、昆明等地,日均客流量超10万人次。
但记者在现场看到,由于在客流高峰时段缺乏相应的疏导,一些不知如何出站的乘客选择翻越护栏和围墙,大量旅客迷路甚至催生出“收费带路出站”等令人难以想象的现象。
“要不要带路?10块钱带你找出口。”这是记者11日下午在重庆西站2楼南出口看到的一幕。见有迷路的旅客四处张望,一位中年大妈走上来,声称交10元就可以带路到楼下的公交车站。
记者和迷路旅客跟随这位“带路人”,先跨过隔离带走上还未投入使用的高架匝道,步行300多米后翻过一堵约1米高的围墙,再穿过一片草地、走下天桥,终于到达公交车站。
“西站的设计很怪异,从楼上的出发口到楼下是没有步行通道的,开车都要走几公里,你看咱们刚才走的是野路,一般人都找不到。”记者与“带路人”攀谈,她告诉记者,自己是周边的居民,和她一样收费指路的“同行”还有十多个:“西站是个大迷宫,绣眉多少钱迷路的旅客很多,一天下来能挣个一两百元。”

来自陕西的旅客张先生11日傍晚抵达重庆西站,下车后打了三趟网约车,都因找不到司机而取消订单。
一位执勤的城管告知,最近站前广场道路封闭后,网约车难以靠近重庆西站接客,最近的公路出口在1000多米之外的铁路派出所,只有在那里才能打到网约车。
根据城管指的方向,记者随张先生摸黑走上一条没有路灯的马路,步行20多分钟后终于到达最近的路口。晚上9点,张先生终于坐上网约车离开,此时距离他抵达重庆西站已经过去2个小时。
“出租车久等不来、公交车早就停运、网约车进不了站,真是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。”回忆起当晚滞留的场景,赵先生至今感到后怕:“再也不想来这么奇葩的高铁站了!”
大量市民和旅客反映,西站自开通以来就存在“出站难”的问题,让旅客“走冤枉路、排冤枉队、花冤枉钱”。大家质疑:“看起来这么‘高大上’的高铁站,用起来为啥这么不方便?”
管委会主任周德华告诉记者,由于重庆西站采取“边运营,边建设”的模式,目前只开通了一期工程,相关的配套交通还不完善,难以满足旅客出行需求,这是目前出行不便的主要原因。
“原本我们设计的是公交承担60%的出站客流量,但实际上只承担了20%,有一半左右的旅客倾向于使用网约车出行,这是我们规划设计时没想到的,现有的900多个停车位就很难满足需求。”周德华说,管委会目前正在采取新建地面停车场、增加出入通道、增设人行便道等方式,缓解出行拥堵和出站不便。

西站枢纽和周边市政配套工程的建设方、重庆西站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岳炳南介绍,重庆西站原本规划有两条地铁线路,但是没能和高铁站一起完工,最近西站综合交通枢纽二期工程及轨道环线、五号线建设开工,封闭了站前部分路段,出站交通条件随之恶化。
“全部工程最早要到2020年才能完工,届时地铁将承担40%以上的出站客流。”岳炳南表示,在此之前重庆西站“出站难”的现象还将持续,盼望市民和旅客理解支持。
“高铁站是现代高铁网络与市内公共交通相交的节点,节点一旦发生‘肠梗阻’,旅客出行体验不佳,预期社会效应也会随之降低,影响城市美誉度和政府公信力。”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和静钧副教授分析,近年来各地新修的高铁站大部分距离城市中心较远,与之配套的公共交通就显得格外重要,必须前瞻规划、科学管理。“眼下成千上万旅客出行不便的情形还在继续发生,值得有关部门深思和检讨。”
(文章来源:e车轨道交通资讯)